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法制时空 > 警方专递 > 文章 当前位置: 警方专递 > 文章

浙江一重刑犯逃到新疆,警方坚持追凶26年,却发现歹徒早已被火化

时间:2022-11-15    点击: 次    来源:快资讯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浙江一重刑犯逃到新疆,警方坚持追凶26年,却发现歹徒早已被火化

  1994年,杭州萧山发生了一起恶劣的抢劫杀人案,此后破案民警历经26年,几代人前赴后继都没有放弃追击逃犯方某。

  直到2020年,方某家属一句无心的话却让警方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令人意外的是,外逃多年的凶犯很可能已经身故。

  7年前,在新疆哈密殡仪馆里被火化的“王某”,是否真的就是潜逃多年的“方某”?

  警方能否顺利找到这个犯下血案的凶徒呢?

血色夜幕

  这起让浙江警方追逃了26年的凶案,发生在萧山区的一家裁缝铺里,彼时经营这家店铺的老板姓金,他的妻子小邵给他生了一个女儿,案发时小姑娘才一岁。

  杭州作为纺织品大市,做裁缝生意的金老板凭借不俗的手艺吸引了不少回头客,财运亨通又逢家里添丁进口,正是人生最得意的时候。

  生意的红火在一般人看来是好事,但金老板却苦恼起来,以前忙起来妻子能一起搭把手,现在因为孩子还小需要照顾,一些大单急活他一个人根本顾不上来。

  生意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生意来不及做而损失客户,无奈之下金老板去市场上找了几个短工,不仅教会他们缝补的基本手艺,待遇和吃喝都安排的很好。

  打过短工的人都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雇主都有,一些人看不起打短工的人,待遇上拼命砍价不说,做工还百般挑剔。

  像金老板这样愿意教技术还给高待遇的老板并不多,几个短工在金家裁缝店干得很是开心,等工期结束了,拿了报酬高高兴兴的跟金老板告辞回家。

  本来就是生产经营中不值一提的小事,但金老板不知道,这些短工中的郑某和方某来了以后,就开始眼红金老板的生意,已经对他起了歹念。

  那时候的客户来找金老板,大部分都用的是现金,每天店里的流水不少,都是金老板亲自过手,看着老板在柜台后面数钱,郑某就感到内心的不平衡。

  从裁缝店拿完报酬后没多久,两人在招工市场又遇到了,相约一起喝酒的时候,郑某就提起内心的不快:“凭什么我们工作,他数钱!”

  方某一开始还不以为然,但自从他离开裁缝铺后就再也没找到那么轻松又高薪的工作,这段时间又苦又累让他开始思考郑某的话。

  “是啊,我们在外面累死累活,他们把我们开了,赚的钱不用养工人,过得就更好了,凭什么啊!”

  借着酒精,两人越说越觉得这事是金老板不对,他们萌生了“劫富济贫”的想法,两个人都老想着不劳而获,这个可怕的念头很快就被他们落地执行了。

  1994年8月20日晚,外面的街道已经没有几个行人,周围的店铺早已打烊,忙完一天工作的金老板走到店门口准备关灯锁门,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裹挟着晚风,两个蒙面人从外面冲了进来,两人手里都拿着刀,一进门就把猝不及防的金老板挟持住。

  一把匕首横在金老板的脖子上,因为老婆和孩子还在店里,金老板不敢发出声音怕惊吓到妻儿。

  他知道对方大体是图财,已经开始从口袋里掏钱想破财消灾,就在此时他发现,一个劫匪“轻车熟路”地去到店里放钱的地方,熟练的翻找起来。

  平时店里放钱的地方知道的人并不多,劫匪没有丝毫迟疑,这当即让金老板怀疑这他们应该是熟人。

  通过打量对方的身形,金老板马上就认出这两个劫匪的真面目。

  “小郑、小方?竟然是你们?我一直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要来害我!”

  被人一下认出来,郑某和方某当即慌了神,他们以为像他们这样的短工千千万又不起眼,金老板应该早就不记得他们了。

  可他们忽视了一个专业过硬的裁缝,对于人的身形特征金老板总是过目不忘,几人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金老板认出他们也不稀奇。

  金老板以为这事情被说破,大家总归是熟人,应该不会撕破脸,大不了给他们一点钱把他们打发走就行。

  可他没想到的是,郑某和方某早就被物欲冲昏了头脑,他们已经翻出店里的一些财物。

  在金钱欲望的支配下,两人恶向胆边生,一手捂住金老板的嘴,手里的匕首已经捅进金老板的身体。

两人轮流刺了金老板好几刀,金老板当即毙命,打斗声引来了金老板的妻子小邵,没意识到危险的她抱着女儿来大厅一看究竟。

  两个杀红眼的恶魔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目击证人,当小邵推开房门,她还没注意到倒在血泊里的丈夫,恶魔的刀便已经朝她捅来。

  夫妻二人齐齐倒下,襁褓里的女婴随即哇哇大哭起来,由于害怕引来注意,俩人一不做二不休也刺向了孩子。

  等到那个小小的孩子也没了哭声,手上沾满鲜血的两人才感到后怕,他们翻箱倒柜把屋里值钱的东西都拿上,就趁着夜幕逃之夭夭。

  第二天一大早,邻家商铺老板来店里开门做生意,路过裁缝铺的时候发现门虚掩着,盛夏高温中一大群苍蝇顺着门缝进进出出,让他顿时心生疑惑。

  金老板最爱干净,门口怎么这么多苍蝇,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一地的鲜血让他当即叫出了声。警方迅速赶到现场,血泊中的三人被送到医院。

  可惜的是,金老板和妻子小邵早就气绝身亡,天公垂怜,他们的女儿虽然重伤昏迷但被医生全力抢救了回来。

  金家的灭门惨案在社会上引起了恐慌,杭州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血腥的案件,警方马不停蹄地开始调查,势必要把真凶揪出来。

神秘女子的电话

  通过调查,金家裁缝铺里除了现金还被抢走了很多财物,之后被追回的部分财物里还有金项链、金戒指和手表。

  由于当时监控设施不够全面,劫匪逃离现场后很快消声觅迹,追查极其困难,但警方还是通过抽丝剥茧的侦查和大量的走访锁定了嫌疑人郑某和方某。

  知道是谁行凶,那剩下的就是抓到这两个人,可他们一直都在打短工,居无定所,找起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警方发出通缉令,发动群众的力量务必要抓住他们。

  这一找就是3年,一直到1997年,警方才从遥远的新疆得到了一条宝贵的线索,郑某在新疆被人举报给了警方。

  说起来还是喝酒误事,郑某行凶后逃窜到新疆也是打短工为生,一次酒后他“吐真言”,把当年翻的血案和盘托出,被工友反手送给了警方。

  郑某就这样落网了,从他这里警方本想问出方某的下落,可明知自己难逃一死的郑某却只能摇头。

  他直言当年他们从金家出来后,就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分赃,为了不被一锅端,两人约好各自亡命天涯,老死不相往来。

  虽然郑某不知道方某在哪里,但他的落网着实了金家灭门惨案的真凶和真相,他很快被执行死刑,警方的追查重点放在了方某身上。

  考虑到方某在老家河南有老婆孩子,一般凶徒犯案后躲一段时间就会偷偷回家,警方开始在方某老家探访,可这一找就是26年。

  这件事在河南当地警方那边也挂了号,民警时不时就来马家走访。

  浙江警方这边已经换了几批警员,但每一届都会把这个旧案转接给后人,他们也时不时来河南出差。

  每隔一段时间,方某的儿子小方就会接待一群“陌生又熟悉的客人”,虽然都是不同的面貌,但一代又一代的民警始终没有放弃来马家追逃。

  让警方意外的是这些年方某从来没有回家,也没给家里打来一个电话,因为他犯下的血案,他的儿子小方从小到大都没法抬起头做人,对这个父亲也是恨的牙痒痒。

  因为方某的过错,小方的妈妈很早就改嫁了,他一个人无父无母的长大,还要遭受非议,一度对警方也有些抵触心理,更是多次直言这个爹不会再回来了。

  但浙江的警方一直没有放弃,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论他在哪里都要找到,何况如今方某只有小方一个亲人,他总会想方设法联系小方的。

  2020年,小方又一次见到了浙江来的警察,对于警方的执念,他依旧不理解:“那个人无恶不作,可能都被老天爷收走了,要他死了你们还找么?”

  “找!不论他是生是死,我们都要给受害者一个交代,就像如果你以后遇到困难,我们也会对你负责!”

  或许是警方的这句话打动了小方,他低头沉思了一会,说出了一条让警方震惊不已的消息。

  “7年前有个女的打电话给我,说我爸爸在新疆哈密化名王某,快死了……她让我去看看,我觉得她是骗子把电话挂了……”

  就这么一个电话,从此再也没人打给小方,而他不知真假,也就没有告诉警方。

  对于这条消息杭州警方很是震惊,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要追下去。

  回到萧山后警方马上成立了专案组,通过开会讨论警方判断,这条消息有可能是方某放出来的烟雾弹,借儿子的口让警方认为他死了好销案逃避惩罚。

  但也有可能这条消息是真的,方某就藏在新疆,不论怎样还是要眼见为实,资深法医徐银龙和经验丰富的施生祥两人搭档飞赴哈密一探究竟。

千里追凶

  根据小方说的2013年化名王某的方某已经重病死去,徐银龙和施生祥来新疆就要搞清楚方某是否真的逃在哈密,还被当成王某烧了?

  俩人下飞机的第一站,就直奔哈密殡仪馆,时隔多年,哈密殡仪馆已经经过改建,他们需要的2013年的资料还是纸质文档被堆放在一处储藏室里。

  徐银龙和施生祥连饭都顾不上吃,一头扎进储藏室,整整一天翻找下来才找出小方说的那个王某,他确实1993年被火化了。

  一看登记资料,上面有王某的身份信息和照片,中年的王某确实跟方某年轻时留下的照片有些相像。

  但警方不能凭着长得像就判断这是一个人,而且王某登记的信息跟方某的资料截然不同,必须找人佐证王某的身份。

  在细致的研究后,给火化证明签名的王翠某引起了警方的重视,资料上赫然还留有她的手机号码。

  这下徐银龙两人激动不已,王翠某一定认识王某,只要找到这个王翠某,或是打通电话就能知道王某是谁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徐银龙他们通过哈密警方的内网搜索这个王翠某的资料,可这一查又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这个王翠某2015年就死了。

  由于王某死于重症,调查期间警方曾去找过王某死前看病的医院,想看有没有王某的生物检材,可惜的是多年过去早就没有任何记录。

  王翠某的死无对证让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曾经离真相一步之遥的徐银龙和施生祥多少感到了沮丧,可他们没有放弃,想尽办法另辟蹊径寻找真相。

  在走访王某证件上居住地附近的时候,徐银龙注意到有不少当地的老乡会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们这两个汉人警察。

  徐银龙和施生祥的外貌跟当地维族人截然不同,百姓们的目光让徐银龙心头一热,王某当年是不是也让周围的当地人感到好奇呢?

  这让徐银龙感觉灵感闪现,他觉得王某如果当年确实在哈密长期居住,那周围的百姓一定对他会有印象。

  如果能挨家挨户地寻找,说不定就能找到认识王某的人,这个主意从脑海中闪现后他自己都有些害怕。

  新疆地广人稀,哈密虽然人口相对密集,但村和村之间相隔还是比较远,有些居住点开车都要20分钟,他们要一家一家找人那真的是个大工程。

  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什么苦都没吃过,沟通了思路后徐银龙和施生祥就硬着头皮开干了!

  摸排没有任何捷径能走,两人拿着王某的照片一家一户地询问,由于当地人大多数不会说汉语,两人碰了不少钉子。

  这样的工作做了好多天,一直没有人说认识王某,两人一度怀疑这个王某会不会从来都没出现过,就是个“假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心里也越来越没底,当初来哈密立下过军令状,不找到人就不回家,两人自己都感觉这辈子要看不到家人了。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徐银龙他们还是咬着牙继续排查,终于在找到一个田林的人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他告诉警方他认识这个王某,记性超级好的田林回忆这个王某曾经带着老婆租住过他大伯家的房子,并且指认王翠某的照片,说这就是王某的“老婆”。

  这下全部都对上了,徐银龙激动地拉着田林让他回忆这个王某的日常,田林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时候的王某带着王翠某租住在这里,平时就骑着电动车到处找短工干,梳着平头、习惯穿一个便宜的西装外套,还戴着一个大墨镜。

  田林这么一说,周围的邻居纷纷回忆起有这么一号人,也去很多地方打过短工,在2013年前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关于王某的消失田林也是知情的,他说当年王某感染上了肝病,由于会传染,王翠某在他出院后很是嫌弃他还离家出走。

  田林给徐银龙介绍了一个名叫小刘的人,这个人的出现给了警方莫大的惊喜,王某生命的最后一个礼拜就是小刘陪伴度过的。

  小刘说自己跟王某那时候常常一起打短工,也算有些交情,当王翠某抛弃王某后,看弥留之际的王某可怜,他就不顾危险亲自照顾王某最后一程。

  由于关系交近,他也曾听王某说过让王翠某给河南老家打电话的事情,这就能印证上小方没有说谎。

  但要能证明王某就是方某,最好还是需要王某的DNA佐证,在徐银龙的要求下,小刘边说边带着他们去了王某最后的住所。

  可惜的是,王某住的那个屋子在他死后没多久就被房东卖给了别人,屋里的陈设早就换了新的。

  房东回忆起来王某也记得他是重病死的,第二天就被火化了,他的东西怕有人被传染也被房东给扔了。

  这事原本到这里真的没有回转余地,可天无绝人之路,眼尖的小刘在院子里看到了一张旧床板瞬间眼前一亮。

  “这是他死前睡过的床板,他那时候肝腹水肝硬化很严重,经常咳嗽咳血!”

  这床板因为太大,当初卖房的时候房东是准备留下了劈柴烧火的,结果时间一长就忘了才侥幸留了下来。

  施生祥顿时为之一振——这床板上很可能能提取到王某的DNA。

  几人赶紧把床板搬了出来,按照之前床在房间里的位置重新拜访,通过小刘模拟王某咳血的姿态,徐银龙用最新的技术检验到了王某的生物检材。

“终于可以回家了!”

  徐银龙和施生祥带着来之不易的检材回到浙江,通过跟小方和方某前妻的DNA比对,这个“王某”正是小方的亲生父亲,“王某”就是“方某”。

  悬在警方心头26年的石头终于落下,即使人死灯灭,方某也被警方找到,他死也没逃过罪责被发现。

   方某死了多年才被找到,这让有些人认为是便宜他了,但好在警方的坚持让这个杀人魔现出了原形。

  法律是社会的底限,有些犯了罪的人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能逃过一劫,但殊不知人在昨天,不管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审判。

  需知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追击,感谢警方的持之以恒,让生者安心,死者瞑目!

上一篇:公安部推6项便民措施 试点接受教育减免交通违法记分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中国手机台》 | 关于《中国手机台》
中ICP备19011111号  |   QQ:986569019  |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  |  电话:010-86753111  |